易烊千玺的私人助理

gg爱kk,kk爱w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王俊凯不要再看易烊千玺了,看看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


熊三:

点开收获快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断头




我给大家把链接搞来了!!!

笑死我了,崽崽太可爱了

【凱千】披星戴月來想你

此木有隻烊:

*小情侶日常流水帳


*恩愛爭吵才是常態


*1w+ 一發完 沒啥好上升




送給小錦鯉  @春风意浓  讓我吸一口歐氣吧!!!


祝小錦鯉也祝大家都能擁有前輩和小朋友一樣的美好愛情👌






 * * *






>> 




  小易是个半工半读的大学生,该上课时上课、该冲食堂时冲食堂、想逃课时偶尔逃个课,当然也会在宿舍里跟室友一起开黑吃鸡战到天明,上学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要说他跟其他同学有哪里不同,除了每次上课都坐第一排,抱着课本也能傻乐半天,周休两天都得外出上班,返校时神秘黑色大G接送,拥有九只猫崽之外,就是还有个包养他的男朋友。




  这个包养关系大概体现在每三天给他充饭卡、每次见面都滚床上面。




  小易的男友大俊是个年仅十九岁的总裁,凡事亲力亲为,且具备了总裁该有的高富帅,还加成了肤白貌美肩宽腰窄器大腿长活儿好的高级配备,而身为总裁投资是有的、买别墅是有的、包养小明星……也是有的。




  总裁包养的小明星,单纯就年纪小屁股小,气场流量光环实力容貌演技都是巨星级别的。




  不过总裁不叫他小明星,管他叫小朋友、易易、宝宝,公开场合叫千玺、千总、易哥。




  「王俊凯──」这天下了晚课,小易同学去食堂打包了份馄饨当消夜,撇下室友先回宿舍找他的金主男朋友视讯,「给我钱。」




  小易白嫩嫩粉嘟嘟的脸颊鼓鼓的,嘴里含着两颗大馄饨嚼啊嚼,红润的唇珠都抹了层汤水,在宿舍白炽灯下晶莹闪亮,像只小仓鼠吧唧吧唧,对着镜头摊平手掌,微弯曲的手指晃了晃,又像只小猫崽霸道讨食。




  「诶,好啊宝宝。」手机屏幕里的人笑弯了那双漂亮桃花眼,虎牙尖尖,满脸宠溺,「要买啥?最近天气变冷了,给你多买几件秋裤好不好?」




  小易嫌弃地撇嘴,「不要秋裤,我要充饭卡。」




  大俊眼眶微瞠,似乎有点意外,「前天不是才给你充两百吗?」




  「嘛呢?」小易见他金主一点都不爽快,圆嘟嘟的小脸瞬间就不高兴了,眉头皱起,「两百块钱都不给我。」




  「给给给,我给你转两千好不好,全充了。」大俊见不得他的小对象不开心,连忙腆着脸笑呵呵地哄。




  「不要,就两百。」




  「为什么?」大俊想问为什么贵校食堂大碗馄饨一块六小碗八毛,小易还能三天两头把一次充的两百都吃光,是不是承包了全班的伙食费;大俊还想问为什么不能一次性给他把钱全打上,还要分批发上限两百的红包。




  小易一脸鄙视,「当然是巩固我们的包养关系啊哥哥。」


 




>> 




  自从今年春末大俊自己搞了个小公司,成为独资企业的唯一投资人之后,小易便跟他开玩笑说包养我吧总裁哥哥读书好累工作好辛苦,大俊看着小易的小白牙小梨涡小屁股,脑袋晕乎乎的,虎牙着凉,桃眸放光,拍拍胸脯表示来吧宝宝,让前辈好好包养你这个小朋友。




  小易小朋友戳戳大俊前辈的手说噫你个老人家包养未成年,好色哦!




  大俊揪住小易的手指攒进掌心里捂着,捂暖了又往下拉,说我承包你这辈子的饭卡钱,现在你该完成服务金主的任务了。




  小易耳尖通红,爪子下意识捏捏沉甸甸热腾腾的东西,嘴上却说着你别欺负小孩儿就行。




  一口京腔听起来慵懒缱绻,还带着小朋友特别的撒娇语调,大俊理所当然礼尚往来微微一硬以表尊敬,掐着弹嫩的奶白团子,在小易耳边笑说好的我轻点。




  这段包养关系大概只维持了几天,因为未成年人小易忙着准备高考,总裁大俊先生跑去法国出差当厨师,等总裁出差回来,小朋友考完试也没能闲下来,毕竟有着半工半读的身分在,闭关备考时落下的债这次都得赶紧还完,小易成了阿易,有时候还是阿泌。




  「易易好漂亮!」大俊在某次下班后对着收工的小易性冲冲……更正,兴冲冲的视讯,连发了好几张小易一头齐肩长发公主头空气刘海的照片,对着那娇俏漂亮的造型嗷嗷叫唤。




  小易翻翻白眼,「王俊凯你有病。」但红彤彤的耳朵出卖了小易心里的小得意和小害羞。




  过两天倒是小易自己给大俊发去了几张短发爽飒、刘海中分露出光洁额头,身穿订制西服脚踩马靴手拿皮带的照片。




  大俊隔着视讯镜头咽口水,「易易,你好性感哦。」




  小易眼底含羞小白牙咬住下嘴唇暗自窃喜,抬起眼帘后看着大俊又正色道:「不能用性感来形容了的!」




  声音一点儿都不正经,扬着甜腻的尾音害大俊又吞了口口水,对着小易眼巴巴望着,「宝宝你啥时回北京啊。」




 


>> 




  小易终于赶在二十天内暂时摆脱阿易的身分,穿了好几天重样的白衣运动裤换成了属于男朋友的一身蓝,身体搭着飞机赶上似箭的归心,日头未落时见了阔别多时的男朋友。




  家里的猫崽们内部消耗,在小易备考期间给他生了六只毛茸茸的小崽子,小易那会儿没空,总会喊上他相对空闲的男友大俊去给他掌一眼,家中大大小小对大俊也是熟悉,猫崽们都认得他的味儿。




  小易看不下去二十用那张煤炭脸傻当爹的模样,拉着大俊带猫去节育,大俊听了面露喜色,「好啊,早该!」




  二十发情时四处乱尿的毛病大俊已经记仇已久,更何况在今年情人节就妄想跟小易结婚的大俊眼睁睁看傻猫二十比他还早成家立业,心里头的忌妒更甚,再者九只猫严重威胁到他这只易家第一猫二十一的地位,继续增加还得了呢?




  是早该节育了没错!




  去之前小易撸着二十的毛脑袋轻声说道:「做猫做人都要知足。」生了一窝也算完成终生大事,蛋蛋可以摘了。




  说完后又瞟了眼大俊,大俊莫名背脊发凉,总觉得二十那张黑得看不清面容的脸和喵喵叫都像在诉控:「那这个大傻子天天拱你为啥不用摘蛋蛋呢!」




  摘完蛋的二十傻得不行,成功逗乐了小易,小易拍了段小视频以兹纪念。




  大俊好不容易获得跟小易见面的独处时光,谁知刚把人带回别墅想体验把金屋藏娇,这个「娇」却瘫在沙发上乐呵呵云吸猫。




  大俊吃醋了,决定把小易按在沙发上就地武力解决,顺便也拍拍小易的小视频,白白嫩嫩粉粉湿湿,哼哼咛咛哭哭唧唧,大俊边啃边拱边亲边哄,觉得小易才是猫吧,真可爱。




 


>> 




  小易缓过来后气呼呼用小猫爪拍着大俊,让他把小视频删了,大俊高举着手机,「这手机不连网不带出门锁在保险箱里我自己留着欣赏嘛。」




  「不准!」小易急红了眼,扑到大俊身上,结果腰疼腿软差点拐到脚,吓得大俊紧紧把人捞进怀里,放到床上仔仔细细给他按摩揉腰。




  小易哼唧两声,脸颊红扑扑的,「快删了!」




  「诶诶诶小祖宗别折腾了!」大俊按住小易想往他脸上踹的小羊蹄,认输,把手机放到小易手里,「我没录,你自己看。」




  小易用自己的指纹解锁了大俊手机,点开相册翻翻找找,小视频没找着,倒是有好多他的照片,在众多风景食物大俊自拍里面,小易各个角度的偷拍明拍占据了绝大多数,不管换了几次手机,每个年份的照片大俊都小心翼翼的备份转移,小易越看耳尖越红,感觉自己扑进的不是大俊怀里,是一汪温柔的春水里。




  小易仗着腰疼指使大俊把他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拿过来,摁开相机功能,前置镜头对着自己跟大俊咖咖咖拍了好几张,替他好几个G的相片又增添一些份量,左看右看还不满足,小祖宗勒令他的大男友去床上躺好,并且得把眼睛闭上嘴巴张开,手机怼着大俊的脸又喀擦喀擦了几下,嘴里叨叨着「留着生日那天发」。




  检视相片时又觉得摆拍太假,没能拍出大俊熟睡时眼皮半掀嘴巴大张、真情实感的蠢样,想到这小易忽然有点儿不开心了。




  大俊看着沉默不语的小易,多年经验告诉他小朋友心情不好,连忙凑上前搂住他哄着问怎么啦宝宝是我眼睛不够开还是口水没流出来不达标准啊。




  小易噗哧笑出来,推开大俊蹭过来的脸,垂下眼帘用很轻的声音说:「我们好久都没有睡一起了。」




  大俊很忙,小易也很忙,相聚时少离别经常,本来以为习惯了这样的见面频率,突然被点拨开来,又惹得小易伤心。




  大俊也不是毫无所谓,但他心态调适得特别快,抱着小易亲了又亲,「怎么会,我每天都在梦里睡你。」




  小易听到后瞪着大俊,虎牙又跑出来了,没个正形。




 


>> 




  小易跟大俊一年中难得几次例行公事的公开见面,倒是让两位小情侣借着工作之余方便谈恋爱,两人在镜头前极尽克制手脚动作,但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一来一往尽是互诉衷肠的满满情意。




  在开场前大俊又想方设法要逗小易开心,手指抓爬着红幕整个身体都往前靠近,小朋友见布幕被提前扯开,回头对着男朋友就是一个梨涡,声音又软糯地喊「你干嘛」。




  大俊心里想说我没干嘛呀,就想闹闹你,还顺势凑上前贴着小朋友后脑杓问他你看到里面是啥了没有,小易没来得及回答,红幕后的蜡像现身彻底把两人都逗笑了。




  回到后台时小易亮出梨涡说好丑哦,大俊只会笑得宠溺地附和小朋友哎呀我们易易当然是最好看的了。




  小易又高高兴兴地戳戳脸颊,大俊说的都对。




  下一个能藉工作之便谈恋爱的例行公事很快到来,两人日夜相处关在同个空间里或唱或跳,在舞室流汗也在床笫流汗,龃龉疲惫思念,万千杂绪都融在汗水和体温里,成了深夜时分慰藉他们的养分。




  熬了七天七夜在舞台上展现的成果还不错,美中不足就是这次公然会面之后又得等一个月了。




  晚上大俊跟小易抱在一块儿时心里沉沉的,总觉得怎么相处都不够,这床都还没捂暖呢,天一亮又得分道扬镳。




  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大俊早早就体会出人生道理,「生活不允许我任性。」当总裁是、当巨星是、当小朋友的男朋友也是,得照顾员工照顾粉丝照顾小易还有小易的九只猫──没有任性的空间,因为大俊把自己的任性收得好好的,用来包容小易的小任性。




  小易早就不当阿易也不当阿泌了,跑去山城当小北,性子越发野了,没跟大俊见面时收都收不回来,幸好在大俊面前野到没边儿的模样全融化成粉嫩嫩奶兮兮的黏人小嗲精,在大俊那的小易随心所欲地当着他的小朋友,就算已经有了准大学生的身分,那么他的男朋友也还是小朋友的大二前辈嘛。


 




>> 




  大俊知道小易很没有安全感,从小就缺失的安全感最开始靠黑漆漆的房间、怀里抱着的布偶、堵住耳朵的音乐来弥补,后来有了大俊踏进小易的世界,大俊就成了小易安全感的主要来源。




  不管是接不下的话还是答不出的事或者不会洗的衣服内裤,都会有大俊挺身而出替他完美解决。




  连睡觉都是,小易都快要记不清楚从何开始,只觉自从认识大俊没多久后两人就同床共枕,驱赶梦魇的熊骑士变成了有桃花眼的小老虎,黑夜里的衣橱怪兽被封尘,床底下的险恶鬼手再也爬不出来,因为他窝在大俊的怀里,十分安全。




  导致大俊刚上大学那会儿,新生住宿的必须性又将小易打回最没安全感的那段时光,分身乏术的大俊不顾室友目光,在宿舍里就忙着跟小易视讯,聊的内容也没什么特别,但眉目里的笑意盈盈勾起了同学八卦的心。




  「跟谁视讯啊?女朋友?」室友看似开玩笑,实则双眼放光,抓准了机会要看出巨星光环的破绽。




  谁知大俊浑然不觉,或者说是无所畏惧,分了个眼神给室友,「跟组合里的。」




  「队友?二字吗?」这个八卦是有点无聊,路人的认知里似乎总是把两人凑在一起,对此也理所当然的意兴阑珊了。




  「是名字最长的小朋友!」大俊提起小朋友时语尾都是上扬的,还起了小心思,没否认女朋友这回事。




  睡前的视讯有了,日常的关怀更不能落下。大俊去食堂打饭也不忘自家小朋友,不能公然发视讯,那大俊就发语音,大庭广众下易易宝宝千玺是不能喊的,谁知会掀起什么波澜,「易哥吃饭没?」




  大俊摁着手机对着微信发语音,周围的人不时偷看的目光他习惯了,倒是没人因为他发的内容而有所怀疑。


 




>> 




  小易也曾因为抑制不住的想念和不想收敛的小任性,跑去大俊的学校两次。




  太辛苦了,藏着掖着真的太辛苦了。




  小易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武装到牙齿,帽子口罩卫衣长裤,几乎是肤色的地方都给遮了起来,若真被人看见,也要十分熟悉的人才会从踩着鞋跟儿的板鞋认出一二。




  但大俊不是十分熟悉,是日夜相拥朝夕相处的万分熟悉。




  于是大俊在小朋友调皮捣蛋的发了条信息说:「我要去找你」后,便在小朋友刚踏进校门就把人掳回自己的寝室。




  大俊相当于是逃了课,这时间宿舍里没人,关门上锁,看着小朋友压得低低的帽沿,大俊是有些生气,「怎么自己跑来了?」




  真危险。




  「我想你了。」小易估摸着直接示弱可以省去一切解释麻烦,并且获得哥哥的拥抱亲吻,抬起脸扯下帽子口罩,一双湿润的小鹿眼盯着大俊,紧抿的唇珠显尽委屈,「王俊凯,我想你。」




  大俊拿这样的小朋友没办法,捧着那张白嫩嫩的小脸亲了又亲,「下次提早跟我说,我去接你好不好?」




  小易把自己塞进大俊怀里,高中生跟大学生的差距还是好大又好远,他才不会说是故意跑来查看哥哥有没有变心的。




  「小朋友要乖乖听话好不好?」没得到小易回答的大俊伸手捏捏小易的后颈,像摸猫咪一样温柔,脱口而出的宠溺让小易放下心来,乖顺地点点头。




  「好。」


 




>> 




  后来换小易变成大学生了,小易很优秀,是以榜首的身姿进入自己梦想的大学,大俊也替他高兴,毕竟比起自己所在的大学隐私工作不到位(从小易一个高中生也能轻易溜进就能窥知一二),小易这个他捧在掌心宠着的小朋友还是去那种门禁森严要刷卡才能进入的学校好些,以免重蹈那些被奇怪的人追着四处跑的恶梦。




  小易上了大学很快乐,听老师上课和同学相处对小易来说都很新鲜,但小易还是更喜欢黏着哥哥,周末上完最后一堂课便背着小书包溜搭到校门,等着大俊开车来接回家,享受大俊副驾的荣誉。




  虽然有时候会彻夜跟室友玩吃鸡忘了回大俊信息,害大俊暗自气得挠心挠肺。




  以至于大俊面上笑嘻嘻表示:「宝宝呀介绍介绍你室友给我认识?」毕竟有位室友公然搂抱他的小朋友,连胸都给摸上了,大俊憋在心里难以释怀,以前那位置是他的呀他的。




  小易乖巧点点头,戳开照片一一给他男朋友介绍室友,大俊火眼金睛,挨个认清长相了,并给这几个室友取了相对应的绰号,除了早就认识的小胡外留着寸头的叫寸头、一脸软妹样的叫小甜甜。




  小易给大俊科普,小甜甜只能用来叫我,那个人你可以叫他小罗。




  大俊听了又傻乐,抱着小易亲亲啃啃,「好的我的小宝贝小甜甜小可爱小朋友。」




  窝在大俊怀里并且被一堆猫崽包围时,小易得意地想,他的大学生活真不错,热爱学习,畅谈恋爱。




 


>> 




  小易的大学生活刚拉开序幕没多久,但他的男友大俊比起上学大概有更多的外务,总裁身兼多职,除了时尚走秀品牌代言璀璨红毯各种世界保育也不落下,还得费心准备生日会。




  这个生日会小易排除万难不想缺席,半工半读的小朋友飞越千里,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他希望能跟大俊书写永恒,就跟大俊曾说要陪他看遍天下美景一样真诚。




  大俊这个生日会精心设计,小易在后台看着嘴边的梨涡就没消下去过,他家男朋友这种时候还是挺浪漫的,两人一起走过的路程全被他掰碎了揉进歌里,还能听见大俊悄悄告白:「最幸运的是爱上我最好的朋友,陪你一起从十七岁走到七十岁。」




  小易心里暖呼呼的,决定还要跟大俊一起走过好多个生日会。




  结束后大俊连后台也不回,衣服也没换,直奔场馆后门,溜上小易等着的保母车,握紧小朋友的手汗都顾不上擦,笑容带着傻气,虎牙一如儿时尖锐闪耀,「易易,喜欢吗?」




  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寿星却在送礼,送给他最爱的小朋友,许他一个无所畏惧的承诺——看啊,就算有上万双眼睛盯着,我也能大胆说爱你。




  小易认真地点头,抱住他一身白衣如降临世间拥护他的天使男友,雪白的羽翼一片片拆开搭建城墙将他包围,「喜欢。」




  喜欢,喜欢你的惊喜,喜欢你的宠爱,喜欢你。




 


>> 




  有天小易下了课,被学长找去散步聊天,在校门口附近转悠,傍晚时分孤男寡男,大俊得知后有点不开心了,提醒过小易好多次要防范未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小易这么惹人喜欢,也不知道学长接近是什么心思。




  小易被念得有些烦,大俊说的他都知道呀,他也不是傻的,谁让大俊忙死了,这个礼拜都没有来接他回家,小易说我们就是散步聊天,之后英语课还都得一起上呢!




  大俊一下就炸毛了,嚷嚷着你们还一起上课啊要死咯莫得坐隔壁!




  小易眨巴着眼,可是人家坐我隔壁也不好拒绝,总归是前辈是学长呢。




  大俊更气了,叫谁前辈呢小朋友!




  小朋友胆大包天,戳戳脸颊,睁着水亮的双眼透过屏幕看他,扔下一句:「学长来我们宿舍串门了,先挂了掰掰。」




  大俊看见视讯切断前闪入镜头中的学长身影,巴不得能直接翻过校墙,去小易的宿舍里宣示主权。




  虽然小易是故意想让男朋友吃醋,表达一下缺乏哥哥陪伴的小埋怨,但也不是真想惹哥哥生气。




  夜深人静时钻进被窝,给大俊发了信息:后天下课来接我回家吧哥。




  大俊就没跟小朋友生气超过三十分钟,开车有点猛又稳的大俊,周末前夕真当把小易接回家,好好跟他讨论车技。




 


>> 




  小易一周五天的时间都待在学校里,周末还常常得把闲暇分给工作,和大俊相处的时间只减不增,难得两人又有机会因工作出现在同一处,虽然出场次序和座位都被分开,但大俊跟小易还是能穿过人群越过圆桌,精准地捕捉到对方眼尾笑意嘴边梨涡。




  在没人发觉时用眼神玩着属于他们俩的追逐小游戏,大俊怕自己的虎牙不受控制,憋不住时便把脸转开,假装读着手里的纸张;小易心大胆子也大,咬着嘴唇绞着手指,看不见大俊的眼睛就偷瞄大俊好看的鼻子侧脸,心底雀跃全显在抖动的腿脚上。




  两人同时被叫唤到台上时不约而同心底一惊,小情侣瞬间以为小心思被识破,小易先行起身走向上台的阶梯,邻近时又想起还是大俊在身边安心些,腿比脑子动得更快,早就停下来等人,大俊腿长,没几步便走到小易身边,自然而然并肩而行,还不忘前辈要照顾小朋友的本分,先踏踏台阶怕小朋友跌了摔了。




  舞台上人多,小易感觉没自己什么事,目光只知道追着大俊忽左忽右,若不是灯光刺眼,小易只怕忍不住要揪住大俊的衣袖,就如同多年前两人溜出酒店看了场电影,离开影院时被助理劝着避嫌分头走,小易找不着哥哥,慌张地左顾右盼,心里焦急又茫然。




  小易看大俊看得出神,大俊忽然脱离他的视线奔向另一头,小易想都没想,亦步亦趋黏在大俊后边,像缀在后头的小尾巴,咬着唇挂着两洼梨涡,眼睛闪亮亮看着他的男朋友。大俊也顾着把小易护在身边,熟识的朋友来拉他都没成功,合影时不忘把小朋友圈在怀里,小易浑然不觉,对这样的接触温度习以为常。




 


>> 




  对肌肤渴求有了依赖或许不是件好事。小易习惯了大俊超越安全距离的靠近、频繁过头的肢体碰触,以至于课间排队等待老师检阅作业时,小罗从后头靠上来,仗着高他半颗脑袋的优势几乎是要把小易拢在怀里时小易也没反应过来这距离是否有些踰矩。




  偶尔小罗靠过来给他拿点什么,小易好几次习惯性的要喊哥,还好话到嘴边对上小罗明显不是桃花眼小虎牙的脸又赶紧咽下去了,心里暗想怎么回事,都怪大俊平常太粘人了。




  大俊平时直男式的思维难得灵光,他觉得小罗最近的出镜率有点高,心思不一般,根据线报显示,小罗天天跟小易黏在一起,上课黏下课黏吃饭也黏,这顺着杆儿往上爬哪天是不是连洗澡也要黏?还借着身高差搞个低头宠溺杀,在外面都这样了,回宿舍还得了呢?




  大俊越想越不对,尤其跟小易视讯时总能看见小罗三不五时刷存在感,最近一次成功挑起大俊底线的是小罗化身背部挂件挂在小易身上,并且笑嘻嘻的跟大俊打招呼。




  大俊捂着胸口想幸好他年轻力壮身体硬朗,否则恐怕得心脏病发就地昏厥过去。




  「易易啊,」大俊决定身为一个成熟的男朋友,有必要先委婉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你跟室友感情真好,我吃醋了。」




  小易窝在沙发上跟队长一样变成液体瘫成一片,看着大俊努力装可爱却眼角气到抽筋的脸,噗嗤一笑,「哦,多吃点,养身。」




  大俊也不装了,扑上去把小易按在身下,「我说真的,离他远点。」




  小易古怪地看着大俊严肃的脸,「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啊。」以为谁黏他身上都是企图朋友转正男友呢。




  「废话,你不知道你全身上下都迷人又可爱吗!」大俊可真是太喜欢小易了,连警告也要掺杂美誉。




  「哈哈哈、」小易真心被大俊逗乐,拍拍大俊的脸颊,仰起脑袋亲了大俊一口,眨眨眼,「得嘞,知道了哥哥。」




  小易知道大俊平常跟个无害的猫咪小狗一样,真的生起气来倒是山城猛虎又凶又难哄,说到底小易哪会不知道谁喜欢他谁不喜欢他呢,从小到大接受到的各种目光他早都读懂,这会儿刻意让大俊接收到这个信息,也不过是想让人吃醋的捉弄罢了。




  有了哥哥身体力行的疼爱和警告,小易软乎乎又心甜甜,跟大俊宣布他不住宿舍了,决定改成走读,让大俊尽一尽金主和男朋友的责任,接送他上下课、给他暖床煮饭。


 




>> 




  大俊的手摸上小易白嫩滑溜的脸蛋,压出睡痕的肌肤透着粉红,微张着嘴时唇珠特别圆润可爱,「易易,起床啦。」




  小易毫无反应,大俊又捏捏他的小鼻子,手指在小易漂亮的五官上反复骚扰,直到小易皱起眉头哼哼两声表达不愿起床的不满,大俊凑上前,先是亲亲小易的额头,再亲亲他俏皮的鼻尖,最后在嘴上吧唧一口,「宝宝快起来。」




  「唔、」小易挣扎着把眼皮掀开,双手盘上大俊的脖子,搂住后脸颊在他颈窝蹭了蹭,闭上眼嘴里含糊着说些什么,软软糯糯的被低哑声线扯得不成语调,大俊却听懂了,捏着小易的后颈,「好好好。」




  大俊起身的同时小易跟个黏皮糖似的挂他身上,双手双脚齐用,大俊搂着小易暖洋洋的小屁股,颠了颠,把人抱牢了带去卫生间给他盥洗。




  刚起床还一脸懵的小易被塞进黑色大G的后座,手里捧着大俊制作的爱心早餐,止不住又打了个哈欠,「这才几点啊哥。」




  大俊稳稳握着方向盘,将车驶出地下车库,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小朋友,「七点前会送你到学校的,赶紧把早饭吃了。」




  小朋友点点头,意识出走,嘴巴却乖乖张开进食,一嚼一嚼的像只梦里觅食的小仓鼠。




  看着小易鼓鼓的脸颊,大俊心里痒痒,想着就算宝宝脸颊像吹气球一样短短一个月长了快十斤肉,小腰小屁股有肉了抱起来更顺手,回头还要再打好几千在小易的饭卡上,养他的小肥羊。




  大俊这个金主当的尽心尽力,不只上下的嘴要喂,生活细节也一手包办,抵不过香香软软的小易撒着甜甜黏黏的娇,趁着下一个工作前的空档倒是真的接送了小易好几回,如果小易晚课拖堂,大俊还会先去撸撸猫再清清猫毛,拿着吸尘器在家里走动时,大俊恍然大悟,自己才是小易藏的娇。


 




>> 




  这种快乐学习开心恋爱的大学小日子止步于某次小易跟大俊的例行通讯。




  大俊窝在家看剧本,看了个段落就想到要找自家小朋友聊聊,聊之前当然得关心他的小易今天吃了啥吃饱没,小易过了十来分钟发了张鸡腿照,附上一行字:跟小罗排队十分钟抢到的大鸡腿。




  大俊迅速的捕捉到两个重点,一是小易排队的十分钟里居然没滑手机没回信息是顾着跟小罗聊天是吧,二是……特么的怎么又是小罗!




  大俊瞪着眼,气急攻心,摁着语音就发过去:「不是让你离他远点?」




  小易没回,大俊估摸着在食堂里听语音不方便,又打字再说了一遍。这次小易回复了:我这是正常交友。




  大俊想都没想:他追你你不知道?




  小易回他:他是我同学我室友一起吃饭怎么了




  大俊也不知怎么,想起小易在学校里摸不着勾不到,身边全是他不熟悉也无法掌控的人事物,打从心底感到不安,这份不安全感不是对小易的不信任,是对自己的不确定,他怕小易太过优秀太过耀眼了,他要追不上。




  大俊被小易这三番两次毫不在意的态度给扯断了理智线,出口的话没过脑子的伤人,「易烊千玺你讲不听是吧这天天作这作那是想给谁添堵呢?同吃同住同睡的是想给人家机会还是想给人家机会!合着天天充饭卡是给你追求者买单是吧上回送了两只手机给宿舍的我说你了吗我没有我就说别跟他走近很难哈?莫得那东扯西扯!」




  语音发出去后大俊气得把手机往旁边扔,抓起剧本却怎么也看不进脑子里,干瞪眼了一会又拿回手机,见小易没有回复,戳着对话气泡想把那段语音收回,然而早已过了两分钟,跟泼出去的水似的。




  左等右等,等不到小易,大俊心里是有过后悔的,道歉的话删删减减,最后心一横,既然小易不回,那他也没必要再说。




  小朋友被他惯坏了。




 


>> 




  小易听完大俊的语音,眼眶都气红了,你有病!你凶我!这几个字盘旋在他脑袋里难以消去,更别说大俊平时对他好声好气,这回竟然连重庆话都用上了。




  小易委屈,觉得大俊无理取闹,幼稚任性,他不想跟他好了!




  下课时趿着脚步刷卡出校门,远远看到那台熟悉的黑色大G,小易耸拉着的嘴角偷偷翘起了一丢丢弧度,面上却还是冷冷淡淡写着宝宝不开心,极其缓慢的走近车子,想说才不要这么容易原谅大俊,就算大俊来接他放学。




  但还真说不上要他原谅,因为驾驶座上的人不是惹他生气的男朋友,是助理胖虎。




  小易的心随着提得高高的下颚一同往下坠,他真的跟大俊吵架了。




  虽然吵架,小易还是天天走读,必要时外出工作,回家见不到男朋友,他还有九只猫呢,也不算孤单。




  结果他男友倒好,一声不响飞去重庆,小易还是刷微博时看见的送机图,才惊觉其实大俊之前跟他提过好像有新戏在那拍,但日期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自己对大俊也疏忽了吗。




  滑开跟大俊的对话框,最后一句还停留在自己发的:你自己冷静完想好再说。




  看起来多酷啊,他就是那个酷酷的大佬。谁知道小易心底想着的是你快跟我说十次对不起,我不想为了你伤心。




  说是去重庆拍戏,但大俊却是刻意提早了几天启程,还有大把时间能跟表哥去玩密室脱逃呢,小易看着那几张截图,心里想着大俊真的笑起来好傻,仔细看看身上穿的帽兜还是从小易衣柜里拿的。




  小易忽然就好气,拿衣服就算了,怎么顺便把自己的心都拿走了。


 




>> 




  说起来这对吵架、或者说是冷战的小情侣也是奇妙。




  大俊仍然给小易发些照片,山城的吃食、山城的夜景、山城的迷幻,小易看完也没提什么和好不和好,回的都是些「你家公交站在十八楼啊」、「你家烤串烤猪蹄啊」、「你家电影院半夜不打烊啊」。




  小易也会给大俊发照片,发食堂菜单、发吃鸡战勋、发家里猫崽、发自己的鼻孔自拍,大俊看完当然不甘示弱,「你家食堂只有馄饨啊」、「你家吃鸡跟机器人打啊」、「你家自拍只会怼鼻孔啊」。




  平静间挟带着烟硝味,一来一往却不见消停,竟也维持这奇妙交流了快两周。




  小易揣着这莫名其妙隔应人的相处模式又飞去了上海工作,大俊像是存心惹他,偏生挑了他不在北京的这天回来,小易跳完舞后心里空落落的,推着蛋糕上来又被被安放在原地当个傻兮兮的吉祥物。




  周围热热闹闹,彩纸满天飞、蛋糕的奶油味腻人,主持人叽叽喳喳。




  小易心里却难受得紧,双眼含着水光、无措地啃咬下嘴唇,嘴边的梨涡时有时无,他不该在这种工作场合伤春悲秋,只是去年今日光景不同,他跟大俊是处在一块儿的。




  再飞回北京后他也没得见大俊一面,匆匆忙忙窝回学校,当初说是保护他的校门现在倒像是个阻绝他和大俊的铜墙铁壁,小易觉得他像被囚禁在阳台上的朱丽叶,可是罗密欧根本没来找他。




  小易想,和好吧,还是赶快和好吧,大俊怎么还不来哄他。




  想是一回事,偷偷示弱大俊有没有看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小易滑开两人的聊天界面,「上飞机也不说一声?」




  大俊大概自己脑补了小易冷冷淡淡的口气,看见后又学小易一贯的怼法回道:「你家飞机有WIFI、能联网、可以聊天啊?」




  小易气死了,一连发了好几个大俊丑不拉叽的表情包,并恭祝大俊过一辈子的光棍节。




  没想到大俊也回敬他,彼此彼此。




 


>> 




  大俊不在,小易回家也就撸猫画图雕塑规划工作复习功课,但真要说还维持走读这麻烦习惯的根本原因,不过是小易想着也许大俊这傻子会忽然扔下工作飞回家给他个拥抱给他个惊喜。




  夜里很冷,北京的空气总是干燥,小易晚上睡觉时钻进被窝,供了暖也冰冰凉凉的,打开了床边的暖气扇却忘了开加湿器。




  半夜被鼻腔里干燥撕裂的疼痛给扰醒,抽了纸巾堵住干到渗血的鼻子,小易盯着天花板发呆,这才缓缓地想起,加湿器是大俊摆在门边柜子上的,说是直接摆床头不好,离床那么远的距离,每次都是大俊最后上床关灯时顺手打开的。




  小易觉得有股酸液从胃部往上涌,一路爬过胸腔溜过咽喉钻进鼻腔,眼睛酸得渗出盐水。




  他好想念男友暖好的被窝、他好想念男友睡前的晚安,他好想念被男友抱在怀里的温度,好想念被男友温柔喊着小朋友的时候——他好想王俊凯啊!




  小易哭了,躲在被窝里,手揪着棉被把自己包起来,刚开始只是眼泪积聚在眼眶,随着回忆里那双桃花眼的温情、怀抱的温暖、声音的温存,一声声小朋友,都是王俊凯爱他宠他纵容他的证明。




  可是这些现在都没有了。




  小易好难过,悲伤的份量太沉重,眼泪都乘载不了,扑簌簌全落下来,随着泪水涌出接连而来的是嚎啕大哭,小易好久没有这样释放过于激烈的情绪,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哭到想打嗝,哭到想呕吐,都没有人来安慰他。




 


>> 




  本来小易早就习惯把自己藏得好好的,一如那些躲在衣袖里的手掌、包在长袜里的脚踝、盖在帽檐下的双眼,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感不到孤独的,随心所欲,闻风来风走、听雨骤雨停、看日出日落、赏花开花败。




  在无所牵挂时,小易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五光十色、绝对自由、不拘一格、毫无顾忌。




  但大俊来了,敲响他的城门、踏进他的星球,两人有了羁绊,羁绊改变了小易的世界,但小易心甘情愿,他心甘为大俊丢失一部份的自我、情愿为大俊接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因为小易希望自己的世界有人啊。


 




>> 




  大俊曾说自己不应该会是个耙耳朵,好像那些小朋友一个眼神一个噘嘴一个扭头就好好好宠宠宠对对对的人不是他一样。




  小易的那些小心思他不是看不懂,但大俊觉得没有关系,最好能把小易宠到坏掉,所有小脾气小作性小调皮都往他身上撒,让小易踏遍全世界都找不到一个像他一样能无条件包容的人。




  他要小易能放心的把整个人交给他,就像加入可乐的威士忌,入口时好甜呀,全是气泡和糖分,一口接一口,等回过神来才知道,融入血液的不只是糖霜,是醉人心脾的烈酒,把小易泡得晕乎乎的,走都走不稳,要大俊来扶。




  撒出去的大网飘了好久,地域广泛,收起时才能一次捕捉完整小易这只游荡在浩瀚宇宙里的小鲸鱼。




  大俊摆弄着手机,看着小易刚才给他发来的信息,小易嘴里叼着鸡腿摁了张莫名其妙的自拍给他,说:我今天在食堂被师哥搭讪了。




  大俊点开相片看着小易之前肥嘟嘟的脸颊好像瘦了点,想说宝宝多吃点,想说哪个师哥胆大包天趁他不在要勾搭小易,但发出去的话却仍是:你家食堂啃个鸡腿油腻腻也能被搭讪啊。




  这次小易不像前几天那样跟他作对,自顾自地说,师哥说想跟我合影,我拒绝了。




  大俊心想,真乖!




  小易又接着说,床单上都是猫毛、沙发被挠花了、加湿器坏了我鼻子好疼、沐浴乳快用完了、剃须水没了……




  说来说去都是些琐碎杂事,像是要把这几天落下的生活轨迹补上,但偏偏不说那句想你。




  倒是大俊嘴角咧着,虎牙锋利晶亮,乐呵呵收下小易的示弱,并且回头让助理给他订回北京的机票。




  他要回去哄小朋友了,要先给小朋友道歉、再给小朋友拥抱,然后搂着暖乎乎的小朋友亲、再用大餐喂饱小朋友。




  当然在此之前,大俊先给小易发了句:好嘞宝宝,等我。










 * * *




感覺自己寫了一萬多字廢話


唉 最近真喪


尤其是即將搞不到未成年 喪到地心了😞😞😞